Jpark 公共保險公估師 (公共理算人 Jae Park 朴宰賢) 的第十四個案例報告

 

Jpark 公共保險公估師 (公共理算人 Jae Park 朴宰賢) 的第十四個案例報告

排序:住宅保險索賠,火災損壞索賠

政策類型 I 出租住宅/出租房屋

城市 I Barstow,加利福尼亞州

損失描述 I 一單幢的出租物業因電線短路而出現火災的損壞。

保險調整總結

  • 保險公司的申請抵扣和折舊後的最終結算金額 $ 79,153.69

 

第十四案例報告 -加州認證 Jpark 公共保險公估師 (公共理算人 Jae Park 朴宰賢)

 

2013年三月初,B先生在洛杉磯東北100英里一個宜人的鄉村出租的一個房子起火了。起火的原因是電線短路所引起的,並燒毀了一間臥室及周圍的設備。B先生馬上向保險公司提出了索賠,而保險公司外包了獨立調查師,隨之訪問了火患地點。有一天,施工維修承包商(以下簡稱“承包商” )意想不到的拜訪了B先生,而B先生認為是保險公司派來的承包商,所以他簽了由承包商準備的文件。承包商告訴B先生,他將會從保險公司那裡獲得預計約$110,000的補償,然後便會把損壞的地方還原至原來的狀態。B先生簽署的文件原來是一個工作授權書(文件內容是房主允許承包商對相關火患造成的損壞做無限的維修) 。然後承包商封鎖了產業,換了鎖,任何人不得進入,甚至連B先生也不能進入,但承辦商可以進入該物業。

 

B先生視察了現場近1個月過去了,但仍然沒有任何來自保險公司有關賠償的信息或接觸。B先生變得有點不耐煩了,並數次詢問承包商有關補償過程的進度,但承包商重複了他的回答 – 即保險公司仍在處理索賠。由於承包商向B先生保證他將負責獲取索賠和調整處理,B先生而只聯繫了承包商。然而,隨著時間的推移,B先生把他的挫敗感告訴了他的好朋友。這位朋友曾經是我的顧客,所以B先生在四月初時聯繫了我。

 

我接受了此案後,立即勸B先生解除與承包商的合同,並更換門鎖以防止承包商進入該地方。然後通過與保險公司快速的聯繫,在我接受了這案子後的一個月,B先生收到約 $80,000賠償並終於結束了此案。

 

我希望讀者注意我下面詳細的解釋。根據我的經驗,按B先生與承包商簽署的文件,將來B先生可能面臨嚴重的問題。假如在還沒收到補償前,承包商拆除火災的情況,可能會出現下列問題:

 

1 )保險公司,在試圖減少對補償的淨虧損處理中,可以認為被保險人故意延長該出事地點的損傷,以增加賠償。出於這個原因,有可能導致保險公司與被保險人之間的激烈爭論。我相信聰明的讀者會知道,如果發生這樣的事故,被保險人將會處於什麼處境。

 

2 )在承包商準備的文件中,沒有明文指定承包商將會代表B先生從保險公司那裡獲得賠償。B先生只是得到口頭城若將得到 $110,000的賠償。即使保險公司不支付所欠的補償,他也不能再責怪承包商。根據相關法律和加利福尼亞州的保險部門條例,承包商不得擅自為投保人調整索賠。

 

3 )在保險公司確定賠償數額之前,如果承包商預先開展工作,例如清除引起火災和現場清理瓦礫,承建商可以按B先生簽署的文件,向B先生要求支付完成的工程,即使保險公司拒絕這個賠償。

 

JPark公共保險公估師 (公共理算人 Jae Park) 朴宰賢 公共保險公估師,我們專注於協助保單持有人處理保險財產索賠。我們代表保單持有人評估財產損失(如水浸損壞,火災,雨水和風災,建築物損壞,故意破壞,盜竊損壞),與保險公司談判和解決財產索賠JPark公共保險公估師 (公共理算人 Jae Park) 朴宰賢 公共保險公估師 專門為您的住宅和商業建築提供保險索賠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